第04版: 上一版3  
 
标题导航
中国商飞官网 | 手机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版3 2021年3月3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读毛泽东诗词学四史(四)
前人辛苦,后人幸福
□ 王飞

《四言诗·祭母文》

(1919年10月8日)26岁

呜呼吾母,遽然而死。寿五十三,生有七子。七子余三,即东民覃。其他不育,二女二男。

育吾兄弟,艰辛备历。摧折作磨,因此遘疾。中间万万,皆伤心史。不忍卒书,待徐温吐。

今则欲言,只有两端: 一则盛德,一则恨偏。吾母高风,首推博爱。远近亲疏,一皆覆载。

恺恻慈祥,感动庶汇。爱力所及,原本真诚。不作诳言,不存欺心。整饬成性,一丝不诡。

手泽所经,皆有条理。头脑精密,擘理分情。事无遗算,物无遁形。洁净之风,传遍戚里。

不染一尘,身心表里。五德荦荦,乃其大端。合其人格,如在上焉。恨偏所在,三纲之末。

有志未伸,有求不获。精神痛苦,以此为卓。天乎人欤,倾地一角。次则儿辈,育之成行。

如果未熟,介在青黄。病时揽手,酸心结肠。但呼儿辈,各务为良。又次所怀,好亲至爱。

或属素恩,或多劳瘁。大小亲疏,均待报赍。总兹所述,盛德所辉。必秉悃忱,则效不违。

致于所恨,必补遗缺。念兹在兹,此心不越。养育深恩,春辉朝霭。报之何时,精禽大海。

呜呼吾母,母终未死。躯壳虽隳,灵则万古。有生一日,皆报恩时。有生一日,皆伴亲时。

今也言长,时则苦短。惟挈大端,置其粗浅。此时家奠,尽此一觞。后有言陈,与日俱长。

尚飨。

这首诗在毛泽东诗词中是比较特别的,用了最早的诗歌《诗经》的四言体例,怀着孝子的眷眷之心写下了这首哀而不伤、载情载理、回肠荡气的悼亡长诗,用日常琐事呈现了一个温厚慈爱的母亲形象。让我们通过这首诗的描写认识到,毛泽东伟人性格的养成,承蒙了母亲的盛德博爱,同时,也不可避免地继承了他少年时代误以为是父亲专断的阳刚、智慧的品质,造就了学习勤奋上进、革命矢志不渝、胸怀博大、果敢决断的毛泽东。除此长诗外,另有灵联两副,分别是“疾草尚呼儿,无限关怀,万端遗恨皆须补;长生新学佛,不能住世,一掬慈容何处寻”“春风南岸留晖远,秋雨韶山洒泪多”。

1918年6月,毛泽东从一师毕业后,当了一名小学教师。刚刚应蔡元培之聘,任北京大学伦理学教授的杨昌济,正是毛泽东在第一师范时的修身教员,留学过日本、英国,支持新文化运动,促成进步青年毛泽东、蔡和森等创立新民学会。此时与得意弟子重聚北京,他急忙为赴法勤工俭学学生筹措经费,包括推荐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工作。毛泽东在李大钊任主任的北大图书馆做助理员期间,读了大量李大钊同志的著作以及马克思主义书籍,旁听了邵飘萍和梁漱溟的课,成为新闻学会和哲学会会员,结识了李大钊等中国最早接受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先驱。毛泽东曾经说:“我读了六年孔夫子的书,又读了七年资本主义的书,到1918年才读马列主义。”毛泽东作为新民学会赴法勤工俭学的组织者之一,自己却没有出国,一方面是经济拮据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如他后来跟斯诺所说的:“我觉得我对我自己的国家了解得还不够,把我的时间花在中国会更有益处。”

1919年3月,因母亲病重,在北大任职不到半年的毛泽东不得不离职归湘。大弟毛泽民护送母亲来到省城长沙看病,借住在岳麓山下的蔡和森家,毛泽东回到长沙陪母亲,并留下了与母亲珍贵的合影。在母亲治病期间,受《每周评论》的影响以及在接受北大邵飘萍所传授的知识后,接过五四运动的大旗,毛泽东在长沙创办了《湘江评论》,抨击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宣传最新思潮。一经出刊,轰动省内外,也引起了湖南督军张敬尧的阻挠。毛泽东借张敬尧勒令停刊的机会,积极组织了各界人士上街游行示威,驱逐反动军阀张敬尧。正在忙于“驱张”运动的时候,母亲因淋巴腺炎及并发病逝世,毛泽东急忙赶回韶山奔丧。当他赶到上屋场里,母亲已入棺两天了。那几天,他对着暗淡的油灯,一直守在灵前,并且写下了这篇《祭母文》。

毛泽东的母亲文素勤是湖南湘乡人,18岁嫁于韶山毛顺生,她心地善良,性情温厚,节俭勤劳,待人宽容恭让,经常接济乡亲,深得乡人的尊敬。在毛泽东出生前,还有两个哥哥,但是都不幸夭折。当毛泽东出生时,母亲为了祈福他健康成长,自己念佛吃“观音斋”,让毛泽东拜石观音为干娘,所以毛泽东小名又叫石三伢子。母亲的善良和耐性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多年以后重回韶山的时候,毛泽东还能向随行人员指出哪里曾经有过一座佛殿,并说他的母亲常常在那里烧香,当他病了时母亲还会用香灰给他治病。毛泽东曾在给同学邹蕴真的信中说:世界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利己而不损人的,可以损己以利人的,自己的母亲便属于第三种人。

在父亲因母亲逝世而极度悲伤的日子里,毛泽东请堂伯父毛福生作陪,将父亲毛顺生接到长沙,留在自己身边住了一段时间。在父亲50虚岁生日之际,他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为父亲祝寿。这天,他还同弟弟毛泽覃陪父亲、伯父到照相馆照了一张相,这也是他们父子留下的唯一一张合影。不料次年1月父亲逝世,毛泽东正带领湖南驱张代表团在北京从事革命活动,未能回家奔丧。毛泽东的私塾老师代毛泽东作泣父灵联:“决不料一百有一旬,哭慈母又哭严君,血泪虽枯恩莫报;最难堪七朝连七夕,念长男更念季子,儿曹未集去何匆。”半年后,毛泽东回到韶山,祭拜父亲灵位,并为自己当时没能赶回尽到孝心而深感愧疚。虽然毛泽东少年开始就与父亲性格中的严厉武断专行的一面进行过斗争,但在生活中,他们也是充满了父子深情,他的性格里,或多或少地携带父亲的基因。

1921年元旦,长沙的新民学会会员聚会,研讨“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道路与方法。毛泽东以他极为丰富的自学、求学、斗争的经历,不断进步的理论思想,尤其是在北大接触并树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信仰,理性地指出:”彻底改造中国的,只有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即所谓劳农主义,用阶级专政的方法,是可以预计效果的,故最宜采取。”此后他拜访了李大钊等人,回长沙组织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社会主义青年团等组织。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回到阔别30年的北京,感慨道:“30年了,30年前我为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而奔波,吃了不少苦头,在北平遇到了一个大好人,就是李大钊同志,在他的帮助下我才成为了一个马列主义者,他是我真正的老师,没有他的指点和教导,我今天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1959年6月,毛泽东回到阔别32年的故土。他来到父母墓前,神情肃穆,深鞠三躬,充满深情地轻声说:“前人辛苦,后人幸福。”下山后,看过父母生前住过的卧室,又对身边人员说:“我父亲得了伤寒病,母亲颈上生了一个包,穿了一个眼,只因为那个时候……如果是现在,他们都不会死的。”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2517号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博大道1919号 邮编:200126 电话:86-021-20888888 传真:86-021-68882919

使用帮助 | 网站使用条款和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390号